虞兮

摄影 建筑 德国队 阴阳师

酒茨|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酒吞视角
人设可能是崩了。。。求轻拍。
设定:青行灯会为妖鬼做传记。
下面正文。。。未完待续。。。

我爱饮酒,这世间一切酒。
在如火的枫林里,饮一壶酒,赏一轮月,这似乎是我漫长的妖生最好的情景。
也许吧。
一个人,一壶酒,一片月明。
我似乎忘记了什么?

阎魔那混蛋还留在另一个世界啊?
还真亏她在那种阴湿狭窄的地方还能呆得住啊。
大天狗那个笨蛋,还在追随着那个蠢货吧?也是不像样子啊。
剩下的就是荒川主,听说那家伙也加入了大天狗一伙吧?那可真是够闲的。
一切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安倍晴明那个人类吧。
鬼女红叶的事,想想就令我窝火。

好像,没有什么了吧。
我习惯性的斟满两杯酒,习惯性的说了一句“快喝吧”。
真奇怪,我是在跟谁说话?
退治之后我怎么会多了这么奇怪的习惯?
我可是君临妖族巅峰的男人。
为什么我会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好奇怪。
要不要找人打一架啊,我的战意突然涌起。
等等,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的最爱不是酒与月吗?

说起退治,倒是我一时大意。
被人类献上的美酒迷惑,疏忽中被斩下头颅。

被……斩下头颅?
如果真是这样,我为什么还活着?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青行灯,我的传记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鬼王大人,我可能说谎,可是我的记录不会说谎。
你现在在写什么?
“六道众生,万物生灵都不过是这三千世界中的沧海一粟,妖怪亦……”

大人何时对别人这么感兴趣过?
既无事,大人可以离开了,恕不远送。
我看着青行灯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怒意,不知所措。

只是感兴趣罢了。
可是为什么这文字这么熟悉?
我需要一个解答。
我可是鬼王,实力超群,头脑聪明,还冷静谨慎得令人可怕!
没有人可以蒙蔽我。
等等,为什么我这么喜欢夸自己?

我尾随青行灯,回到了枫林。
这枫林的鬼女红叶已经不在,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看着青行灯燃起火,火舌渐渐吞噬了纸页。
心里无端生出了烦躁。
我听见了青行灯的低语:你不必担心他,罗生门。

罗生门?

TBC

不画图真是干什么都充满动力呢。。。作者碎碎念。

酒茨|时间静止

写在前面
主题是大江山退治。
大概是茨木恰好错过了那场浩劫,然后他的时间停止在了退治的那一天,每一次轮回都会多一点时间。。。茨木可能会想办法改变事情的结局。。。
没有大纲。。。随手撸的。。。短小君QAQ
OOC属于我,酒茨属于大家。
渣文笔轻拍。

时间静止

"挚友,这是在干什么?"
"茨木你来得正好,这些人献上的神酒真是美味呢?来尝尝看。"酒吞笑着把酒盏递了过去。
"不要了,挚友。我已与大天狗约好切磋,回来再与你一道品酒。"茨木兴高采烈地挥了挥手。
台阶下,跪着的人类脸上飞快地划过微小的弧度。
"挚友,快来与我一战吧,大天狗那家伙还是不如吾友强....."悍字并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入眼的是大小鬼怪的尸体,空气中满是血腥气而不是鲜活的妖鬼气息。茨木的心中划过一个不详的预感,他颤抖着推开宫殿的大门。
无头的尸体静静地躺在王座上,案桌上鬼王的头颅闭着眼睛,仿佛只是睡去。茨木的妖力不受控制地溢出身体,他却毫无知觉,眼前依旧只有那片血红。
这是茨木童子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记忆。

醒来的茨木有点恍惚,自己依然在大江山,空气里并没有血腥气,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挚友酒吞。
"挚友,这是在干什么?"
"茨木你来得正好,这些人献上的神酒真是美味呢?来尝尝看。"酒吞笑着把酒盏递了过去。
眼前的一切都是鲜活的,之前的血红大概只是他的一场错觉,"挚友,我......""又要去挑战别人了吗?别丢了本大爷的人。"酒吞童子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笑容里带着些许宠溺,"早去早回。"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吧,挚友这般强大的鬼,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结果。"茨木想了想,便朝着约定之地走去。
和之前的"梦"里一样,自己战胜了大天狗,而大江山上,迎接自己的也依旧是破碎的肢体和遍地的鲜血。
"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留下来才让挚友受此残害......"茨木童子喃喃道,挚友,原谅我。"
然后妖力暴走,宫殿倒塌。
他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大智若愚vs外柔内刚22【德足 主穆拉】

꒰๑´•.̫ • `๑꒱

木暮慕穆:

写完这章累死我了...不说了就是累...


--------------------------------------------------------------------


   审讯室内一时恍若空气静止,了无生气。


    除了失却耐心地翻弄纸张的簌簌声,便是一声低低的叹息。


    施魏因斯泰格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一个拉姆,这样一个丧失理智肆意妄为的拉姆。可能长久压抑自我的人一瞬间的释放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他只好这样给自己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


    虽然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还是有必要去帮助他的老朋友菲利普,逃离堕落,寻求信仰的解脱。


    “菲利普,”他换了个语气,“虽然你的做法实在是难以理解,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解释,哪怕并不是太合理。”


    见拉姆并没有作出回应他便继续道:“无论到底是为了什么,也许你真的抱有牺牲自己保全他的想法,但是你有没有考虑到这对你工作效力曾经宣誓愿放弃生命的地方的影响。其实放了他倒是没什么,但是,关键这件事的主谋是你,菲利普·拉姆,拜仁慕尼黑行动队队长,你让其他人会怎么想?况且在现在这个多事之秋,上面接下来的动作,恐怕会更加凌厉。”


    拉姆仍是垂着头,但他的神色已无初时的那么无所他求。尽管这些他早已做了预先的考量,但是却从未直接地面对这纯粹的现实。


    的确,他承认,在这件事上,他太过自私,放纵了还未承认过的感情,而将多年来的信仰抛掷脑后。


    巴斯蒂的每一句话都如一把锋利的钢刀,划开他自欺欺人的虚伪的自我安慰与麻醉,直击真相。


    “我明白了,巴斯蒂。”他终于开了口,抬起头直视着施魏因斯泰格。既然无可逃避,不如正视现实。


    “在这件事上我也有一定的考量。”见到巴斯蒂稍显放松的眼神,拉姆歉疚地顿了顿,继续道:“我认为上面这次对通缉犯250号的处理是有问题的。他还有很多价值可以利用。譬如说他与多特存在联系,我们完全可以在针对这个多特团伙的行动上最大限度使用他的价值。”


    这番话说的冠冕堂皇,条理清晰到连拉姆自己都要相信这便是他真正的理由。


    因为不满上层决定而无奈私自行动,这与故意放走罪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性质,这的确是一个好到不能再好的理由,无意间树立起一个“为了真理甘愿违命”的正义形象。


    巴斯蒂的神情终于完全放松下来,他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我就说菲利普不会这么鬼迷心窍。”


    拉姆只是用双手抱着头,他倒宁愿为千夫所指,而不是这样在躺在以往的功劳簿上受他人敬仰怜悯。


    所以在巴斯蒂提出将他软禁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时,他选择了拒绝,而是去了几个小时前穆勒呆过的那间监房。


    当心里的苦恼无从化解,唯有在身体上压榨寻求一时的解脱。


    他躺在那张硬邦邦的小床上。房间里没有窗户令人有种气闷的感觉。这完全的黑暗竟给了他无形中的安全感。


    他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有很大的可能是他仅会受一个小小的处分,依旧做他的行动队队长,一如从前。


    所幸的是那个人应该已经离开了,也许真的再也不会出什么无端的事端。


    他会结婚,生子,有一个幸福或者至少是融洽的家庭。


    最重要的是,忘记那个人,就犹如忘记一场梦魇。


  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当光明忽然袭来,那个叫托马斯·穆勒的人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一瞬间什么也没有想到。


  当他真真切切发现这并不是幻觉时,那人的面容已是咫尺之遥,脸上的每一寸沟壑都看的清清楚楚。


  “你怎么会来这儿?”拉姆下意识地问道,开始不由自主打量周遭的环境,却被穆勒用双手将他的小脑袋转了回来。


  “放心,我都处理的很妥当。”穆勒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想了想又举起一只手做发誓状,加了句:“我没伤人命!”


  拉姆温和地笑笑,一扫脸上的阴沉。


  穆勒见状也憨憨地笑笑,但很快便听到对方淡定地说道:“对了,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你怎么回来了?”


  “你这么一去不返可不是守信用的好人。”穆勒吐吐舌头,“我压根没走,还想接应你来着,唉,不提了。”


   “所以你现在的打算是?”


   “看样子你明天就会没事了,菲利普,这样真好。”穆勒做了个鬼脸,但却不是那么好笑,“很抱歉打乱了你的生活,惹了那么多麻烦,现在我不应该再给你添乱了…”


   他难得有些嗫嚅。


   听到这里拉姆却是讶然,“所以,一会儿你要离开是吗?”他不知道此时自己到底该怎么表现,便用了一贯淡定的语气,只是眉宇间黯淡了许多。


  他没有勇气问出诸如“所以那个吻是怎么回事?你就这样放弃了吗?”一样无理取闹的责难。


  不知从何时起,他发现托马斯总是会站在他的角度上替他做了最好的抉择,哪怕这个抉择对他自己丝毫无利。


  “托马斯,我没事。”沉默了一会儿,拉姆只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他怕再说多了,又会给已经做好决定的穆勒带来困扰。


  “我原以为菲利普你会哭着送我呢。”穆勒一如既往地开着玩笑,顿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后半句,“当然,是因为终于把我这个大麻烦送走了而喜极而泣。”


   他刚说完拉姆便强自微笑道:“好像这句话该我说呢。”


   他们相视而笑,笑毕一瞬间拥抱到一起,他们都感受到了对方肩膀上衣物的微微湿润。


  “菲利普,”穆勒似是在自言自语,声音几无可闻,“如果你愿意…”


  “嗯。”拉姆淡淡应了一声,却是无比坚定。


   穆勒却是失了神,转而抓住他的双肩,凝视着他的眼睛,“这样的后果,你知道的。”


  “嗯。”照例是清淡的回应,“我无法顶着那么高尚的名头…”


  “所以说以后你要跟着浪迹天涯啦?”穆勒的语气虽是喜悦的但那眉头仍是皱的紧紧的。


  “你要承受的压力,你是知道的,菲利普。”


   拉姆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印上轻轻一吻,双唇只是稍加接触便转瞬分开。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疯了,所以我就只能跟你逃了。”


   他灿然一笑。


  “别浪费时间了,赶紧走吧。”


 


   一出门便是被放倒的守卫,不知道穆勒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做到的,拉姆对他的能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毕竟这里是防守森严的总部。


   由于对地形太过熟悉的缘故,他们七拐八拐便出了建筑大楼。


   外面却正下着瓢泼大雨,这几天积累的乌云在此时才释放出威力。


   他们只好冒雨前行,做着轻巧地奔跑。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总部里传来了嘈杂声,他们的行动被发现了。


  “跟我来。”拉姆沉声说,瞳中却带着笃定的自信,让一旁的穆勒有一种没来由的安心。


   他们奔跑的方向竟是拉姆的住宅,当然他们的目的地并不是那里,而是穆勒当初被捕的那个小公园。


   他们跑向了树林深处,在密林的遮挡下,雨水被阻挡个十之八九,只有偶尔的小缝隙中露出一泓清澈的水柱。


   直到见到那颗大的惊人的树,他们才停止奔跑,将身上的湿外套扯了下来,靠在树干上喘着粗气休息。


  “任谁也想不到我们会到这里。”穆勒得意地笑笑,“你真棒菲利普!”


   他转过头看向拉姆,见他湿透的金色发丝垂在了额头前便下意识地帮他撩起来,但却明显感觉到了对方微微一震。


   他们四目相对,试图要领悟对方传来的所有讯息,以及一些模糊不清的暗示。


   时间凝固了几秒后,穆勒忽地将拉姆从树干边拽下来压倒在地。


   他就那样俯身看着他,连他的手腕也没有握住,他不会强迫对方做他不喜欢的事情,只是在等待一个许可。


   良久,拉姆微微点点头,有些害羞地将脸侧到一旁。


   穆勒立即俯身给了他一个缠绵的吻,逼着他将头摆正,平时的痴傻气淡然无存。


   他们都没有什么技巧,不一会儿便被弄得呼吸不畅,狠狠地咳嗽一通。


   “快被你憋死了。”拉姆咳出了眼泪,不满地嘀咕着。


   穆勒给了他的歉意的笑,便吻向了他的颈部与锁骨。他那被雨水打湿的皮肤光滑而富有弹性,穆勒并没有刻意留下红痕,而是轻柔地恍若蜻蜓点水。


   拉姆残留的衣衫遮挡住了穆勒的行动,他便掀起了他的背心下摆,一直推到腋下,露出纤小却健壮的肌肉。


   拉姆被他毫不停歇的吻弄得痒而无力,他扭动着身躯试图逃离,这突然的摆动让穆勒失去了重心,便在青草地上打了几个滚,停在一个缝隙下,淋了一身的雨水。


  “菲利普,你不乖。”穆勒眯着眼说道,旋即禁锢了他的手腕,扯下了他们身上残存的衣物,开始了真正的游戏。


   拉姆的喉间隐匿着压抑的痛呼,虽是已感知到对方已极尽温柔,仍是有些力不从心。


   他不想让穆勒太为难,便极力隐忍,由着他翻动着身体,将白皙的身躯抹上泥泞与湿漉漉的青草。


   他感受到自己在被入侵,却又不知期限为何。


   这无尽的苦楚似乎解放了禁锢的精神,带着些令人羞耻的愉悦。


   什么信仰,明天,一切化为虚无,唯有这痛觉是真切的,是触手可得的。


  当痛苦积累到一个点,便令他无可忍受,啃咬住托马斯的手臂。


  穆勒被这突然的袭击惊了一下,旋即任由他释放啃噬。


  他们均在痛觉的刺激下融为一体,却又甘之若饴,如枝蔓般缠绕在一起,似乎此生再也无法分离。


--------------------------------------------------------


全是骨头没有多少肉的肉是纯想象的...敬请大家指教~

—我喜欢你。
—你是我羽翼下的风。

真相

🌝原图